初一写人作文800字【三篇】

2017-12-29 10:04 来源:网络综合
初中作文网权威发布初一写人作文800字【三篇】,更多初一写人作文800字【三篇】相关信息请访问初中作文网。

【导语】写人,这个词的含义比较宽泛,望文生义,指的就是对人物进行描写。在文学创作中,它与“叙事”、“抒情”鼎足而三,又常常难解难分。以下是无忧考网为大家精心整理的初一写人作文800字【三篇】,供大家参考。


  篇一:和外公牵手


  还记得我“咿咿呀呀”学走路时,总是外公牵着我的小手荡悠悠地走在那凹凸不平的田间小路上。渐渐地,我长大了,每每回到家中,仍会牵起外公的手,感受手心的温暖。


  不知何时,外公的手变得如此粗糙,脸上的皱纹也越来越深了。我牵着外公的手,在撒满朝霞的田地间慢悠悠地走着,粗糙的手掌使我想起那一幕幕的往事。


  外公虽是60多岁的人了,却从不闲着,每天起早贪黑,有忙不完的农活,因此那双强壮有力的手也变得狼狈了。


  他的手整个呈灰土色,那尘土布满手的各个角落。一道道褶在手上交错着,就好像那错落的小路。每根手指都是又粗又短,掌上的老茧已堆积如硬币般厚。我还意外地发现外公的手指少了半根。顿时,我的眼睛湿润润的。


  年轻时的外公,起码得有一米七八的个子,身材魁梧,力气很大。后来陆续生了八个儿女。人口猛地增长,压力也变大了。不得不多种些田地养家糊口。没有丝毫闲暇之余的他却从未放弃过。就这样过了一天又一天,年轻的容貌已悄悄隐退,取而代之的是如冬天的老树皮般的脸庞。


  在我的记忆里,再苦再累却极少见外公的愁容,整天乐呵呵的,尤其见到自己的儿孙们,脸上更是笑成一朵花,他会用他那皲裂的大手去轻抚孩子们的头,那么慈爱。我就是在外公的疼爱下长大的。


  来到外公劳动的地头,外公松开我的小手,叮嘱我在地头玩,自己则到地里头做事。


  只见他双手紧握着棉花杆,用力向上拔,然后又迅速地将棉花杆放在一边,继续下一棵。后来,他遇到了一棵十分顽固的棉花杆,外公对手吹了口气,然后又将双手紧紧地捏着棉花杆,“嘿哟”棉花杆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。而他的手也因此被硬朗的枝干划开了,红色的血滴流出,却还不肯停下。我再也看不下去了,坚持要帮外公拔棉花。外公说什么也不肯,迭迭地说:“你还小,外公一个人能行的。”我再也忍不住了,再次牵起外公的那双已被枝干划开,带有血痕的收。看着我难受的神情,外公不以为然地说道:“没什么大不了的,不用担心。”眼泪夺眶而出。


  外公又牵着我的手走在回家的小路上,一脸慈祥地问着我:“待会儿你想吃什么?我来给你做,你先去玩会儿,饭熟了我再去叫你。


  牵着外公的手,让我感到外公的形象在我心头顿时高大起来。


  篇二:储存有你的每一秒


  时间被抽象成钟表上冰冷的数字,把指针倒转开去,把回忆折叠起来,把正在跳动的火焰定格下来,一切好似又回到了那被冰雪包裹的城市,檐上的冰晶里映出好看的景致,你与我的故事,像电影的倒带一般回放。这是一段生命与另一段生命的交织。故事,该从何讲起呢。


  红木床和锦毯


  第一次两两肌肤相触是在幼儿园的小床里。被油漆刷的火红的小床里。我们偷偷不睡,第一次牵手触到你的肌肤。白得异常,就像一个瓷娃娃,脆弱的蜷缩在哪儿。长长的睫毛上扫着一道金光。小脸圆嘟嘟的,惹得我禁不住一次又一次触摸那柔软的团脸,很滑。很滑。就像我们身上的锦毯。


  山的金子


  “听说后山的泉水里涌出了金子呢!”你兴奋的拉着我的衣袖,试图将我打动。后山有一股清算,许多老人喜欢去那里背水喝,据说饮用后能长生不老。人云亦云下来,去那儿的人越来越多,传言也越来越多,我已经习以为常了。我本无意,买个禁不住你的软磨硬泡,生拉硬扯,抱着玩玩的想法去了。我们找遍了大半座山,也没有找到金子。残阳如血,天色渐晚,晚霞映照得我们心头发慌,我们迷失了方向。心里紧张又发慌,平日听来的惊悚传言此时像电影在脑子里播放,不好前进,不敢回头。也不敢睁眼,感觉胸口被压着喘不过来气,眼前是一片虚无,自己好似坠入了一片黑暗。


  我也不知道那次是怎么回家的,只依稀记得我醒来之后,第一句话便是问你在哪里,第二句问你还好吗,接着问你有没有受伤。我跑出去门找你,心里只想你,千万不要受伤,不要出什么事儿。回答我的关心的只有那扇被反锁的门,锅与锅铲相碰撞发出的轻微响声和屋里被刻意压低的脚步声。倚门数千遍,邻家起炊烟。我抬头看着天空,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。


  你还是好友


  最后一次见到你在前年寒假,房间里只有你一个人。你看起来更白了,正对窗的那半边脸颊因为光的原因竟变得有些透明。我是第一次感觉离病魔那么近,也是第一次知晓心脏病和白血病的可怕。你却好似十分坦然,脸上始终挂着笑容:“希望多年以后,我提着酒,你还是好友。”我哭得像个泪人。我不能为你做什么,我能做的,就是储存好有你的每一秒,多希望多年以后,你酌着酒,我还是好友。


  篇三:学校的王会计


  学校的王会计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,我常见他管理食堂,同学们如果丢失了餐具就可以去找他,他还管理书籍,新到的课本都暂时放到他那。


  他住在食堂,靠在门口的地方有它独立的小房间,我偶尔一次看到过:一张双层的宿舍,床上铺是杂乱的东西,下铺是他的被子,靠床的位置放了一张破旧的木桌,上面有他的日常用品,还有几本他常看的书,书的一旁,有一个残了一角的瓷杯子,里面放有他的笔,几根笔芯,再没有过多的东西,木桌下是堆放的新书,和几沓本子,他用一张破烂的旧毛巾盖在上面,上面落满灰尘,我见他的床尾也一次摆放几叠书,他没有用东西盖,也没有多余的东西吧。他的房间特别小,放上这些东西,就只有一点落脚的地方,拥挤而且昏暗。


  他是一个多么矮小的人呐!学校破旧的书桌和椅子,他利用我们上课的时间,以最快、最轻的脚步搬空教室隔壁的就杂物,只为不影响我们学习,自己总是一个人进进出出,搬东搬西,系在腰间的钥匙总是叮叮铃铃的响,从这传向那,从那传进人心里,他弱小的身体却承担了很多责任,一些本不应该他承担的责任。


  他有一双多么粗糙的手,一双多么有力的腿啊!清晨早起,外面一片雾气蒙蒙,我隐约能看见些什么,早晨的五点多的天太冷了,太黑了,“沙沙沙”是扫地的声音,我向外张望,在教学楼下有一个单薄的身影在动,仔细一看,原来是王会计,他一把大扫帚,熟练的扫教学楼下的空地,之后的几日,我起床推门就能看到教学楼下的他,可能正好赶上入秋,学校各处都落有枯叶,他也一天比一天起得早。


  他有一双多么慈祥的眼睛啊!中午时分,朋友的餐具不知被谁拿错了,吃饭时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餐具,老师让我们去找王会计重新领一套。穿过拥挤的人群,我们来到王会计的小屋,小屋门微开,我们敲了敲门,不一会儿就被完全打开,王会计很和蔼的笑着,眼角和额头是深深的皱纹,我们也冲他笑着说明了来意,王会计听后赶忙回了小屋,一会就拎出了一套新餐具,他说时间不早了,让我们快去排队,我们应声离去。


  不知过了多久,我就有时会忘了他,有人突然提起我才能想起,有次去吃饭,我特意留意了王会计的小屋,那门只是紧锁,没有人,我也没有深想。


  后来听同学说王会计早就退休了,只是没有人注意而已,我也醒悟过来,原来退休了啊,怪不得见不着人,心中却像有什么东西压抑着我,就有些喘不过气。


  再后来不知为何,起床后,总是习惯性在门口向教学楼下张望,行走时,耳边总会回响叮叮铃铃……